中国足球问题的症结:在于文化,还是文明?

中国足球问题的症结:在于文化,还是文明?

前注:本文为“隔壁侃球”栏目第三十篇推文,作者为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客座教授葛惟昆(www.cake5.cn)。

我们曾经提出:中国足球的问题在文化, 并得到了广泛的认可。最近有一篇才东亮先生的网文,题目是:“中国足球什么时候能上去,答案其实很简单”。那么这个简单的答案是什么呢?用一句话来说,确实很简单:“推动竞技足球的最强大力量不是力量、技术、战术、性格、技战术结合了,而是—文明!

也就是说,文章认为中国足球的问题不是别的种种因素,而只在于文明。作者把自届世界杯之后的世界现代足球的发展划分为几个时代:

30-50年,初级的技术或力量时代;

50-70年,技术与战术抗衡的时代;

74-94年,个性时代;

94-04年,融合的时代;

04年-现在,世界足球进入了文明时代,即一个国家的竞技足球水平是由其社会文明程度决定的。

图注:法国夺得2018年世界杯后,民众在埃菲尔铁塔附近庆祝

这个论证的逻辑是:

足球是一项非常高难度的竞技运动。而做好这件事情需要—全身心的投入,达至人球合一;而如何才能做到人球合一呢?答案也很简单, 就是要“纯粹”,而纯粹,是一种人格;进而,一个人的人格是他的全部经历的综合所致,是由他所在的环境决定的;人格是在社会中培养的,所以,社会文明程度决定了这个国家民族的竞技足球的水平!所以现代竞技足球根本上考验的是足球人的社会性人格,考验的是他所在的社会!

文章的结论不言而喻,即竞技足球水平由社会文明程度决定。中国足球的落后,其实就是中国社会文明落后的结果。

这话听起来有几分道理,但仔细想想,似乎又不完全是那么回事。巴西的社会文明程度很高吗?非洲许多国家的文明程度很高吗?某些极端主义国家的社会文明值得恭维吗?但人家的足球就是让你望尘莫及。这里说足球取决于文明,和我们提出的足球取决于文化,又有什么异同呢?

首先看看文化与文明的关系。复旦大学的文化学者葛兆光教授专文探讨过这个问题,他把文化与文明的关系概括为一句非常经典的论断:

“‘文化’是使民族之间表现出差异性的东西,它时时表现着一个民族的自我和特色,因此,它没有高低之分。而‘文明’是使各个民族差异性逐渐减少的那些东西,表现着人类的普遍的行为和成就。”

从汉语的辞源,“文化”有“人文化成”、“以文化人”的意思。《周易》的《贲卦·彖传》说:“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按照这种理解,文化所讲的“化”,只是与“天”对应的一种“化”人的方式而已。所以,在“天”和“人”之间,所有与“人”相关的,都可以称为文化。

英文的文化(culture)是一个非常广泛的概念,迄今为止仍没有获得一个公认的、令人满意的定义。笼统地说,文化是一种社会现象,同时又是一种历史现象,是社会历史的积淀物。确切地说,文化是凝结在物质之中又游离于物质之外的,可以被传承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传统习俗、生活方式、文学艺术、行为规范、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是人类之间进行交流的普遍认可的一种能够传承的。由于是基于传承,文化特别具有地域或民族特色。

图注:利物浦球迷和球员赛前纪念希尔斯堡惨案遇难者

而关于文明,汉语“文明”一词,最早出自《易经》,曰“见龙在田、天下文明。”(《易·乾·文言》)。在现代汉语中,文明指一种社会进步状态,与“野蛮”一词相对立。哲学、宗教、艺术、科学,是文明的主要表现形式。在它们萌芽之前,谈不到文明史的,只有莽荒史、原始部落史。

英文中的文明(Civilization)一词源于拉丁文'Civis',原意为人民生活于城市和社会集团中的表征。加以引申以后,其含意为一种先进的社会和文化发展状态,包括民族意识、技术水准、礼仪规范、宗教思想、风俗习惯以及科学知识的发展等等。可以说,文明是使人类脱离野蛮状态的所有社会行为和自然行为构成的集合,这些集合至少包括了以下要素:家族观念、工具、语言、文字、信仰、道德观念、科学素养、法律、国家意识等等。

由于各种文明要素在时间和地域上的分布并不均匀,产生了具有显而易见区别的各种文明,具体到现代,就是西方文明,阿拉伯文明,东方文明,印度文明四大文明,以及由多个文明交汇融合形成的俄罗斯文明,土耳其文明,大洋文明和东南亚文明等在某个文明要素上体现出独特性质的亚文明。在这种意义上的,带鲜明地域特色的“文明”,其实更具有文化的特质。

图注:天津泰达主场身穿古装的球迷

文明与文化这两个词汇有含义相近的地方,也有不同。文化指一种存在方式,有文化意味着某种文明,但是没有文化也并不意味“野蛮”。古汉语的“文明”对行为和举止的要求更高,对知识与技术次之。而现在,文明主要是指道德修养、知识结构和行为规范,也因而成为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

回到足球的问题。当欧洲人说起他们的足球文化时,强调的是“足球溶于我们的血液中”,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带有鲜明的民族气质、国家特征,很难归结为文明不文明的概念。但是欧洲球员,包括在欧洲踢球的各大洲球员,又强烈地具有欧洲发达文明的特色,例如坚忍不拔的精神、战斗到最后一分钟的韧力、灵活多变的技巧、集体合作的素养,等等。这种文明又和他们的文化传统一脉相承。

所以感谢才东亮先生的大作,他适时地提出了“文明”在竞技足球中的意义。通过分析文化和文明这两种概念,我们可以说:中国足球的问题,在于文化、也在于文明。一方面要改善文化,让足球观念更扎实地深入到中国的文化中,使热爱足球、献身足球的精神深入到我们的青少年、特别是足球人的心目中;同时要着眼于提高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加强文明建设,从根本上提升竞技足球从业人员的精神面貌、气质底蕴和品格修养。着眼于文化和文明,中国的竞技足球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才有希望。急功近利的片面强调拔尖子、学某国、请名师、搞归化,都不可能奏效。

愿中国竞技足球的运作者和们深思。作为牵头人和决策人,是否应该扪心自问:我们自身的文化素质和文明修养,有没有达到带领中国竞技足球走向世界先进水平的程度?有没有把文化的培育和文明的提升当作推动中国竞技足球发展的核心内容,以及选人用人的基本条件?

让我们拭目以待。

主营产品:生活用纸,面巾纸,卫生纸,餐巾纸,盒抽纸